魏道履:坚定马列信仰 逐步求证真理

发布日期: 2014/1/12  作者: wenming admin   浏览次数: 2449   返回


坚定马列信仰 逐步求证真理
——马克思主义哲学研究专家魏道履传

        魏道履(1928—2004),福建省福州市人。中共党员,上海师范大学政教系教授,辩证唯物主义历史唯物主义专业硕士研究生导师,主要致力于马克思主义哲学、伦理学和人生观的研究。1956年毕业于中国人民大学马列主义研究班哲学分班。1956年10月调入上海第一师范学院政教科。曾任政教系副主任、上海市伦理学研究会副会长。曾被选为上海市社联委员。
坎坷求学 不畏艰难追理想
        魏道履,1928年1月23日出生于福建福州一个贫困家庭。少年时代,魏道履的求学道路十分曲折。
        在魏道履小时候,虽然家庭贫困,但是他的父亲依然十分重视孩子的教育,坚持尽最大能力为孩子提供最好的教育。当时家长一般都是按照“就近原则”来为孩子择校,离魏道履家最近的小学是东莹小学,而其父亲却坚持将魏道履兄弟几个送入当时福州城内颇有名气的“实小”(实验小学)就读,因为该学校的设备齐全,且师资力量较强。
        当时正值动乱年代,国际局势动荡,国内抗日烽火如火如荼。实验小学除了重视传授学生文化知识,还十分重视结合当时形势对学生进行爱国主义教育。在教学楼大门的显目处挂着抗日形势图,描述每日敌我双方的战争态势,特别是百灵庙战役、台儿庄战役等等,这给学生们留下了极深的印象。为配合抗日,学校主动捐献儿童号飞机,演唱《大刀进行曲》、《松花江上》、《游击队之歌》、《报童歌》等激发抗战激情的歌曲,学校还利用劳作课,要求每位学生制作一把木制大刀,作为作业。“实小”的教育方式和教育内容给魏道履留下了极其深厚的印象,魏道履认为,在“实小”受到的爱国主义启蒙教育对其一生都有十分重要的影响。
        不久敌机空袭,轰炸次数频繁, 严重影响了教学活动,“实小”不得不迁到了永安。根据学校的规定,不随校迁往的就近转学,学校指定魏道履转入福建省立第三小学。但是当时国难当头,民不聊生,偌大的中国早已放不下一张平静的书桌。敌机投弹日益频繁,学校的教学秩序为之大乱,不到一个学期,学校决定搬迁。魏道履再次转学到附近的闽侯县立狱峰中心小学就读五年级第二学期。
       在狱峰小学,抗日救亡气氛也是极其浓厚。一进校门,便看见大操场围墙上画满大幅有关“义勇军进行曲”的漫画,每一幅漫画都代表“义勇军进行曲”中的一句歌词,气势磅礴。学生驻足观看,令人精神为之一振。
        这段时期魏道履亲眼目睹了日军残暴入侵,大片国土沦丧,以及中国人民所遭受到的压迫,在他幼小心灵上留下深深的烙印,决心发愤读书。
       就在魏道履小学升初中的关键时刻,父亲由于日夜操劳,内外交困,一病不起,年仅三十多岁便离开了人世。其母不得不独自抚养5个幼小的孩子。当时最大的孩子年仅十三岁,最小的孩子还不到一周岁,而魏道履才十岁。父亲的过早去世,对于魏道履一家无疑是致命的打击。为了维持生计,母亲不得不寻找缝纫活、捡茶、女红等各种能够做的粗活、累活,每天早出晚归,一天的工资也不过一两角钱,即使这样的粗活,也是时干时停。后来母亲带着魏道履的两个妹妹去纱坊干活谋生,由于弟弟太小无人照顾,也只得带到纱坊。为了能够多做点活,母亲总是每天中午回家匆匆烧了稀饭,吃了就去。这也是魏道履每天的午饭。
        此时正值升学择校的当口,同学们都在为报考各自理想中学积极准备,而魏道履却交不起一角的报名费。看着同学们一个个去名校报到,魏道履心里很是难过。虽然家境十分困难,但是贫困并没有成为魏道履成功路上的绊脚石,相反成为他继续奋斗、努力学习的动力。本来就简朴的他更加节省,一碗搁点盐和葱花的稀饭便是魏道履一贯的午饭。一分耕耘一分收获!1940年8月魏道履终于以优异的成绩考上了当时福建最好的中学——福建省福州初级中学(福建第一中学的前身)。中学时代的魏道履依然是节衣缩食,舍不得多花一分不该花的钱。课堂上他认真听讲,并时常发问,课堂外广泛阅读,积极关注国内外局势。魏道履的刻苦学习精神一直是大家学习的榜样,在老师同学眼中,他是公认的好学生。
        几年过后,又到了初中升高中的择校当口,这又是一个魏道履人生中无奈的时刻。考虑到家有兄弟姐妹5个,都是上学的年龄,而且魏道履很心疼辛劳的母亲,他希望能够帮忙减轻家里的负担,只好失学。两年后,当魏道履得知师范学校不仅不收学费,还可以管吃管住时,他于1945年2月选择了福建中等师范学校。
        1948年从福建中等师范学校毕业后,魏道履在福建闽侯南巷中心桥的福州市立东门小学做了教师。在这段时期,他通过和学生的亲密接触,以及日常的教学工作,逐渐地爱上了教师这个职业。他每天坚持看书,及时做读书笔记,希望自己能有机会继续深造。解放后全国局势稳定,魏道履的希望终于得以实现。1950年8月魏道履以优异的成绩考入福州大学教育系。因为学习成绩出类拔萃,1953年3月魏道履被保送到中国人民大学马列主义研究班哲学分班学习。从小被艰苦生活磨练出的乐于奉献的精神和不畏艰难的意志,让魏道履成为学生眼中的学生干部不二人选。无论是在福州大学还是在中国人民大学,他都一直担任学生干部。在人大读书期间,魏道履刻苦钻研专业知识,阅读马克思主义经典著作,广泛关注理论热点和前沿动态,努力用马克思主义理论观点观点去分析当时社会上存在的各种思潮。在这样的学习钻研中,魏道履的人生观、价值观、世界观逐渐成熟。
        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后,他亲眼看到中国共产党处处为人民着想,深深感到,只有中国共产党的领导,只有走社会主义道路,才能改造旧中国,建设新中国。魏道履努力学习马克思主义理论,热爱共产党。主动认真学习中国共产党章程和党的有关文件,对党的性质、任务以及路线、方针、政策等的认识不断得到提高,进而向党组织表达了入党的愿望,实践中他用党员的标准来严格要求自己。1954年魏道履如愿以偿地成为一名光荣的共产党员。他十分珍惜共产党员的称号,并努力做一个合格的共产党员。在长达半世纪的党员生涯中,魏道履始终坚定马克思主义信念,并用行动来实践自己的诺言。他的优秀表现得到了组织的肯定和群众的认同。1960年魏道履获上海师范学院先进工作者称号,出席上海市文教新闻战线群英会;1993年魏道履被评为校“优秀共产党员”。
坚定信念 学术研究结硕果

        魏道履在历史唯物主义、伦理学以及马恩经典著作等领域都有深刻研究,特别是在马克思和恩格斯的《德意志意识形态》研究方面,做出了不俗的贡献。
         魏道履在马克思主义哲学研究方面的学识,使他在马克思主义哲学研究界有着一定的学术声望。他和北京师大的教授合作,主编了《马克思主义哲学基本原理》的教育部教材,该书后被北京师范大学等全国主要高等师范院校列为公共课哲学教材,中国人民解放军总政治部规定为各高等军事院校的哲学教材,在当时影响很大。多年来,上海交通大学邀请他负责交大双学位班《马恩思想史》课程的主讲工作。复旦大学、上海财经学院、上海化工学院、上海中医学院、上海第二教育学院以及苏州大学等校都曾委托魏道履担当哲学、伦理学专业高级职称的评审工作。复旦大学哲学系硕士研究生硕士论文的评定和答辩也多次邀请魏道履参加。他还曾任中国哲学学会、中国伦理学会以及上海哲学学会、伦理学学会的理事或常务理事。20世纪80年代以后,魏道履担任了上海伦理学研究会副会长。

1991年魏道履在办公室
        数十年来,魏道履坚持勤勤恳恳教学,认认真真做科研,他认为科研不是空中楼阁,而应该立足于当前的实际。针对当时利己主义思想的抬头,魏道履从马克思主义哲学原理和共产主义道德学说出发,剖析利己主义错误思想,1983年,全国伦理学学术研讨会上,魏道履做了“现实生活中的利己主义剖析”的学术专题报告,倡导发扬集体主义精神,反对极端个人主义、利己主义,后来该文被选入中国社科院编写的《道德与精神文明》一书(上海人民出版社出版)。同年,为纪念马克思逝世一百周年,在上海市马克思主义研究会召开的学术报告会上,魏道履作了“《德意志意识形态》是唯物史观形成的一部巨著”的专题学术报告,此报告受到学界的广泛好评,同时该学术论文获得上海师范大学年度优秀论文一等奖。1984年,魏道履参加在广东召开的全国历史唯物主义学术讨论会,提交的论文《简评“人是马克思主义的出发点”》,被作为学术论文刊登发表。同年,为纪念毛泽东同志诞生九十周年,魏道履写的《唯物史观、社会规律和人的自觉能动性》学术论文,充分论证了坚持唯物史观、遵循社会规律以及发挥人的自觉能动性对于社会主义建设的重要性,该文被选进《毛泽东思想论文集》(上海人民出版社出版)。这篇论文在1986年评为上海市(1979——1985年)哲学社会科学论文奖,同时被全国历史唯物主义研究会推荐为优秀论文。针对当时理论界出现以讲抽象的人道主义理论为时髦的现象,1985年魏道履的《抽象的人道主义不是马克思主义道德科学的出发点和基础》一文,辩证地指出:把“人”作为马克思主义道德科学的出发点和基础的观点是违背马克思主义基本原理的。该文1986年5月被评为上海市哲学社会科学学会联合会1979-1985年度优秀学术成果奖。
        这些学术文章所取得的成果都不是偶然的,而是魏道履长年累月,呕心沥血,刻苦磨炼的结晶。魏道履始终认真研究马克思主义经典著作,时刻关注时事动态,并认真总结实践中的经验教训,达到抽象与具体、理论与实践的完美结合,最终形成系统性的思想。
        作为长期从事历史唯物主义教学研究的哲学教授,魏道履时刻关注着中国社会变革中的重大理论问题,并且用自己的学识为改革开放“鼓”与“呼”。十一届三中全会以后,魏道履坚决拥护党的改革开放的路线、方针和政策,认真学习、积极宣讲和贯彻党的文件精神,研究和宣传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理论。1978年“实践是检验真理的唯一标准”大讨论时,魏道履作为上海代表之一去北京参加学术研讨会。从北京回来之后,魏道履积极传达会议精神,在上海大力宣传“实践是检验真理的唯一标准”。他到上海炼油厂等十多个单位做宣讲,强调实践标准的重大意义,其精彩的演讲得到有关部门的好评。1982年,魏道履在青岛召开的全国历史唯物主义学术讨论会上,提出“共产主义思想是社会主义精神文明的核心”的观点,他的关于“坚定马列主义信念,树立共产主义理想”、“共产主义思想是社会主义精神文明建设的核心”等专题稿,先后在上海人民广播电台广播。此外,魏道履还多次在市青年宫等单位举办的讲座上,作“共产主义道德的基本原则和规范”的专题报告,用自己的学术研究,积极影响和教育了更多人。1988年10月上海市哲学社会科学学会联合会给魏道履颁发学会“优秀工作者”证书;1993年1月上海社联又给魏道履颁发“1988—1991年度学会工作积极分子”证书。
        魏道履认为,马克思主义作为我们党和国家的指导思想,要让更广大的人民群众接受和认同,需要理论工作者积极投入马克思主义大众化的工作。为了让广大群众更好地掌握马克思主义的世界观、人生观和价值观,魏道履在教学之余,积极撰写这方面的科普知识。他用平实的语言写出《人生观问答》一书,通俗易懂地阐述了马克思主义人生观的内涵,并倡导人们树立正确的马克思主义人生观。同时,魏道履还曾接受国家教委的聘书,参加上海市中学政治理论课改革试点,承担《共产主义人生观》一书主编。他希望通过自己的努力能够将马克思主义的信仰传播到更多的群众中去。
严谨治学 呕心沥血育英才

        1956年8月魏道履毕业后被分配至中共中央宣传部高教处工作。虽然魏道履所做的工作与其所学的专业是对口的,但魏道履心里却一直有当教师的职业理想,因为在他看来,教授学生新鲜的知识是他的使命所在。因此,在中宣部工作半年后,魏道履主动申请到基层去教书,做一名平凡而普通的人民教师。此时,上海第一师范学院成立,(上海师范大学前身)正值师资力量紧缺,于是魏道履在1956年10月正式调入政教科工作。1978年,上海师范学院筹 建政教系。作为政教系筹建小组成员的魏道履不畏困难,为政教系积极规划蓝图。在上海师大工作的近50年里,魏道履先后担任了政教系副主任、哲学教研室主任等工作以及校、系两级学术委员或学位委员。

魏道履在上海师范大学校园(2000年)
       从1979年起,魏道履开始招收哲学专业历史唯物主义方向硕士学位研究生。1986年被评为哲学教授。在培养研究生期间,魏道履亲自承担了《马恩早期著作选读》、《历史唯物主义原理》、《历史唯物主义专题研究》等课程的教学以及社会调查、教育实习、硕士论文等指导工作。虽然魏道履是政教系第一个招收硕士研究生的导师,且无经验可循,但是他凭着对学生负责的工作态度,为学生设计科学的培养方案,认真上好每堂课,经过多年努力,魏道履使政教系研究生从无到有,积累下丰富的研究生培养经验,为日后的政教系发展打下了坚实的基础.。
        “没有健全的知识背景,何谈研读原著。”这是魏道履对每个刚进校的学生讲的第一句话。他认为马克思主义并不是离开世界文明的个人独创,要想深入理解和研究马恩原著,就必须要有健全的知识背景与扎实的哲学功底。因此他极其注意培养学生知识面的广和博。1979年7月,67届高中毕业生的高惠珠以同等学力考入上海师院政教系攻读马克思主义哲学原理专业硕士研究生。刚进高校大门,高惠珠一片茫然,不知如何读书。魏道履找高惠珠了解情况后,仔细设计了帮她健全知识结构的补习计划,其中包括补修大学本科的中国哲学史、欧洲哲学史、形式逻辑与当代心理学流派介绍等,这些都是哲学研究生必打的基础。并且带高惠珠一一拜见了徐孝通、傅季全、周抗等老师,听取他们对培养方案的意见。在魏道履的指导下,三年里高惠珠补完了大学哲学专业应有的知识基础,为她今后的研究打下了基础。魏道履经常说,对于哲学研究而言,熟悉了解前人留下的思想资料是基础,是前提。因此,魏道履要求高惠珠把校图书馆内有关马克思主义哲学研究的书目完整地找一遍,记下来。这项工作虽然很耗时,但正是通过一张张卡片的翻找,高惠珠不但对校馆藏有所了解,更重要的是对马克思主义哲学研究的整体状况心中有数。高惠珠深有感触地说:“这对于初进哲学殿堂的我来讲,多么重要啊!”
魏道履老师与部分研究生合影(1998年)
         魏道履认为要想做好教学工作,首先要备好课。熟悉魏道履的人都知道,他的课总是要提前一周通知他,因为他必须花一周的时间精心备课,把握课程的重点和难点,同时联系实际来启发学生。魏道履给研究生上课,即使是一对一的上课,也一丝不苟。怕学生记录不全,没有领会要义,他甚至常常主动把教案留下,让学生再细读一遍。除了上课之外,魏道履总是开出相应书单,让学生们认真阅读。图书馆没有的书,他往往将自己的藏书主动借给学生。他的书总是整洁如新。他常说:“读书人不爱书、护书,那还算读书人吗?”
        在研究生教育中,魏道履一贯主张静心读书,打好基础,他不赞成读研期间就匆忙写论文,发论文,图虚名。他一再告诫学生要抵御名利思想的侵袭,“板凳要坐十年冷,文章不写一句空”。他建议,这难得的三年宝贵时间,应用来博览本专业及相关的书籍上。同是马克思主义哲学史专著,可以读两种版本以上,以便对照而吸取前人的精华。在原著教学中,他不但主张要阅读哲学史资料,以了解原著的写作背景,而且还要求阅读马克思批判对象的著作,以更深地理解马克思的思维方法与基本观点。比如在读恩格斯的《路德维希•费尔巴哈和德国古典哲学的终结》时,他要求读费尔巴哈原著。上课时,他会把《费尔巴哈著作选》带进教室。在魏道履的指导下,学生们不但读了费尔巴哈的著作,而且读了当时苏联专家奥依泽尔曼、巴伐图利亚的著作及国内知名学者写的评论书籍,这样对旧唯物主义与马克思的哲学革命有了更为深入的了解。在魏道履的悉心指导下,学生王正平的硕士学位论文《论人与自然关系的道德问题》,国内较早研究环境伦理学的文章,后来发表在《哲学研究》上,引起学术界的关注。
        魏道履严谨的治学态度在师生中是有口皆碑的。他毕生奉行“抬头做人,低头做学问”的人生格言。魏道履的“做学问”之路可谓艰苦,哲学专业出身的他有着严谨的逻辑思维,重视概念与概念、原理与原理之间的联系,常常因为一个概念的出处、原理的论证而深夜查阅马恩原著,直至弄清为止。魏道履端正的学术态度也体现在对学生的培养中。魏道履经常跟学生说:做学问是来不得半点马虎的。他告诫学生应该抱着一种神圣的心态去学习,只有下“真功夫”才能获得“真学问”。在多年的教学过程中,魏道履逐渐形成了自己独特的研究方法:问题提出——查阅马恩经典原著——阐述自己的观点。这种“做学问”的方法就是要求学生无论回答问题还是进行学术研究,都要端正学术态度,有严密的逻辑性,思考问题要落脚于书本,问题的提出、资料的整理都要从马列经典著作中探寻。魏道履这种严谨的治学态度,对学生影响十分显著。他还时常从各个方面去培养学生的逻辑思维能力。 77级学生周中之在考试中论述“实践是检验真理的唯一标准”问题的时候,具有较好的的逻辑表达能力,魏道履给予了充分肯定,并在评分中给予“优”的好成绩。正是在魏道履的正确引导下,许多学生把握了“做学问”的真谛,提高了逻辑思维能力,为日后的发展奠定了良好的基础。
        魏道履一生热爱教育,奉献教育。因为他拥有丰富的教学经验以及特色的教学方式,所以他的课总是受到许多学生的欢迎和喜爱。原上海师大副校长吴祥兴也曾是魏道履的学生,当时魏道履担任吴祥兴所在的物理系哲学公共课的教学工作。魏道履的哲学课总是充满了缜密的逻辑思维,吸引了物理系学生的兴趣,改变了当时理科生不重视哲学课的状况。吴祥兴介绍说,魏老师总是极其认真负责,哲学课形式多样。哪怕是班级讨论,魏老师也总是参与其中,而且他总是认真地批改学生的小论文,并给出评语。这样的老师在现在已经不多见了。吴祥兴说,“魏老师的哲学思想对我影响很大”。
        魏道履不仅注重课堂教学中的“严谨”、做学问中的“踏实”,他还尤其注重学生们现实运用能力的培养。他经常跟学生探讨学习的目的,强调学以致用。为了培养学生的社会现实意识,魏道履常常利用业余时间,鼓励、指导学生进行社会调查、教育实习等活动,强调把理论运用于实践,从实践中获得真知。1978年正值改革开放初期,全国经过“实践是检验真理的唯一标准”的大讨论之后,思想得以解放,实践的作用得以重视。当时上海师范大学的大学生都要到周边农村进行下乡劳动,魏道履尤其重视此类活动,他要求学生们做好调研报告,对素材的完善性、报告的概括性和完整性都提出很高要求。通过此类活动的锻炼,学生们不再只是“象牙塔”中的莘莘学子,而是社会实践中的积极分子。在魏道履的鼓励引导下,学生们更加关注社会,参与社会,并注意在实践中联系课本知识,争取在实践中获得真理。
        魏道履是严师,更是恩师。他不仅在课堂内外关心学生的学业,同时关心学生的生活,体现了人文的关怀。上海师大法政学院教授朱国定也是出自魏道履的门下。当时朱国定有意向报考魏道履的哲学专业,但上师大的招生简章上对于外语的要求是英语,而朱国定学的是俄语。魏道履通过与朱国定的交流,发现他是适合研究马克思主义哲学的人才。抱着珍惜人才的心态,魏道履积极努力,最终录取了朱国定。至今朱国定回忆起来,仍十分感激,他说“魏老师改变了我一生”。朱国定在师大完成论文期间,太太生病,生活变得拮据起来。魏道履时常在上完课后,关心询问朱国定是否有困难,并尽量帮助朱国定解决生活上的难题。
        从1956年进校伊始,魏道履为上海师大培养了一批又一批的马克思主义哲学教育接班人,他最初的学生很多也成为今天上海师大马哲教育的中坚力量。魏道履一向认为青年是国家的栋梁和未来,因此十分重视对学生各方面能力和素养的培养。魏道履任上海伦理学研究会副会长期间,经常举荐学生们参与伦理学会的组织工作,让学生在锻炼中成长。
        2003年,魏道履被查出患有恶性脑癌。研究生高惠珠听到恩师病重,心里十分沉重。高惠珠去看望恩师,那时魏道履走路已不方便了。交谈一阵后,他慢悠悠地站起来,在书橱中抽出那《马克思主义在中国传播史》交到高惠珠手中,说:“小高,书中宝贵的资料,可以省去你不少备课时间,要把原著课上好。”高惠珠回忆说:“这是魏老师走前最后一次交东西到我手中。”高惠珠接过这部“传播史”,心中感到沉甸甸的,仿佛接过了一棒火炬,在中国发扬马克思主义的火炬。
生活简朴 以身作则示家人
        魏道履是学生眼中孜孜不倦的学者,但他更愿意自诩为“教书匠”。魏道履作为一个“教书匠”,他的生活作风简朴,一生没穿过西服,他最好的衣服只是一套中山装。其夫人评价他是“对生活低要求”的人。魏道履的学生回忆说,经常碰到魏道履骑着破自行车到很远的漕河泾镇上买菜,只因为当时漕河泾镇菜场价格相对便宜。即使经济条件好转时,他也依然艰苦朴素,这对于他而言已是一种习惯。去北京参加历史唯物主义学会成立大会时,年近五十的魏道履连卧铺票也不舍得买,自带干粮一路坐到北京。每当学生们谈起此事,为老师的身体表示担忧时,魏道履总是乐观地说:“这总比在文革、在五七干校的生活条件好多了。”从1985年起,魏道履就参与了上海市中学第一期课改,是中学政治思想教育哲学教材的主编之一。为了教材编写工作的顺利进行,魏道履多次赴会,但他从不乘出租车,总是挤公共汽车。如果要勾画下魏道履的形象,身着那么素朴的藏青中山装,手拎着那只60年代流行的黑色人造革拎包,就是魏道履一贯的装扮,几十年未变。有一种时尚叫简朴,有一种精神叫执着。魏道履对物质生活“低要求”,但对精神生活却执着追求。相比如今某些人对于物质生活的一味过度追求,魏道履的行为真是弥足珍贵。
        魏道履一生简朴,要求死后“素葬”。在报上看到奉贤某公墓有塔葬和陵葬时,他感慨地说:“土地是很宝贵的”,表示自己也要塔葬或陵葬。弥留之际,他还一再嘱咐家人与弟子要丧事简办,不发讣告,不开追悼会。
        魏道履扎实严谨的学风、简朴淡泊的生活和正直磊落的工作作风,时常鼓励与鞭策学生们不断前进。至今学生回想起来仍是热泪盈眶,说“在魏老师身上,我看到了新中国成立不久,五十年代的研究生历经风雨又朴素淡定、忠诚执着的精神风貌”。
        魏道履认为,教育不仅仅是知识的传播,更是一种生活态度的养成。因此他除了在课堂上对学生悉心教育外,也非常注重学生对家庭、社会的责任感的培养,他在日常生活中更是以身作则,为学生树立了学习的榜样。一提到魏道履对妻子的关怀、对母亲的孝顺以及对儿女的教育,学生们皆称深受教育。
        虽然魏道履平日总是很严肃,但对家人那份浓烈的爱却深深埋在心底。魏道履和爱人是大学同学,毕业后分别被保送到中国人民大学哲学系和北京师范大学心理学专业读研。
      
  魏道履与家人合影 
        二人感情甚笃,相濡以沫,相敬相爱。卓芬老师回忆说,当年他们刚谈恋爱时,她在一次体检中发现肺部有“钙化镁”(可能研究生期间得过肺病,但本人并不知道),于是她将此事如实告知魏道履,让他认真考虑;但魏道履并没有因此而同恋人分手,他们继续相爱直至最后走上婚姻的殿堂。卓老师至今回想起来仍是十分感动。1991年卓老师查出身患癌症,魏道履心急如焚,想尽一切办法治疗此病。了解到吃甲鱼对缓解癌症有益,他便坐夜车到很远的地方连夜排队为爱人买甲鱼。相比当前有些青年人对婚姻持轻率的态度,魏道履多了一种发自内心的责任感,多了一份相互扶持的爱。
        1957年7月魏道履成家后就把母亲接到上海来。为了让老人愉快地度过晚年,他处处孝敬老人,老人的住房总是安排在阳光充足的朝南的房间,即使工作再忙,每月都会带老人到公园游玩一次,无微不至地照料老人的晚年生活。魏道履日常生活中的这些细节,体现了尊老的传统美德,让他的子女和学生都收益匪浅。
        魏道履还常常以祖训教育子女,要老老实实做人,勤勤恳恳工作,努力钻研自己的业务,不要好高骛远。魏道履的长女认为这对她一生的自我定位起着很重要的作用。
       魏道履是许多学生心目中不可多得的好老师。作为一名严师,他严谨求实、淡泊名利的学术风范和人格魅力,值得师大人世代传颂。

        编写组:周中之 高惠珠 汪婷 杜高慧

附一:魏道履生平简历年表

1928年1月 生于福建省福州市。
1936年8月—1940年8月 福州实验小学 读书。
1940年8月—1943年7月 福建省福州初级中学 读书。
1943年8月—1945年1月 失学在家。
1945年2月—1948年1月 福建省立林森师范学校高中普师班 读书。
1948年2月—1950年7月 福州市立东门小学 教员。
1950年8月—1953年7月 福州大学教育系 学员。
1953年8月—1956年7月 中国人民大学马列主义研究班哲学分班 学员。
1954年 参加中国共产党。
1956年8月—1956年10月 中共中央宣传部高教处干部。
1956年10月 —— 上海第一师范学院政教科。历任上海师范学院、
上海师范大学哲学教研室主任、政教系副主任。
1986年 被评为教授、硕士生导师。
1993年9月 退休。
2004年 在上海逝世。


附二:魏道履主要论著目录
(一)著作
1.主编
[1]《历史唯物主义常识》,辽宁人民出版社1982年
[2]《马克思主义哲学基本原理(理科版)》,辽宁人民出版社1984年
[3]《马克思主义哲学基本原理(文科版)》,辽宁人民出版社1984年
[4]《科学人生观(上册)》,上海教育出版社1988年
[5]《科学人生观教学参考书(上册)》,上海教育出版社1988年
[6]《新编中学政治手册(初中部分)》,福建人民出版社1988年
[7]《新编中学政治手册(高中部分)》,福建人民出版社1988年
[8]《科学人生观(下册)》,上海教育出版社1988年
[9]《科学人生观教程》,上海社会科学院出版社1989年
[10]《马克思主义伦理学教程》,团结出版社1991年
2.合著
[1]《马克思主义哲学基本原理(修订本)》,辽宁人民出版社1982年
[2] 《道德科学知识讲话》,承担“共产主义道德与革命理想”专题,上海人民出版社 1982年
[3]《人生观问答》,上海教育出版社1988年
[4]《伦理学》,鹭江出版社 1988年
[5]《超越自我》,福建人民出版社1992年

(二)论文
[1]《关于共产主义道德教育的几个问题》,《上海师范学院学报(哲学社会科学版)》1980年第2期
[2]《评“一定条件下生产关系对生产力的决定作用”》,《上海师范学院学报(哲学社会科学版)》1981年第1期
[3]《评“利己主义”》,《上海师范学院学报(哲学社会科学版)》1981年第4期
[4]《矛盾双方主次地位的转化具有绝对的普遍性吗?》(魏道履、高惠珠合写),全国历史唯物主义讨论会论文选《历史唯物主义问题探索》中国社会科学出版社1982年
[5]《试论共产主义思想是社会主义精神文明的核心》,《上海师范学院学报(哲学社会科学)》1982年第4期
[6]《<德意志意识形态>是唯物史观形成的一部巨著》,1982年上海市马克思主义研究会举办的“纪念马克思逝世一百周年”大会上的专题学术报告,后被选进专辑出版
[7]《现实生活中的利己主义剖析》,《道德与精神文明》上海人民出版社1983年
[8]《唯物史观、社会规律和人的自觉能动性》,《毛泽东思想论文集》上海人民出版社1984年
[9]《抽象的人道主义不是马克思主义道德科学的出发点和基础》,1984年编入上海伦理学研究会论文《伦理学论文选》选
[10]《唯物史观的胜利——纪念毛泽东九十周年诞辰》,《湖南师范学院学报•社会科学版》1984年第1期
[11]《简评“人是马克思主义的出发点”》,《上海师范学院学报•哲学社会科学版》1984年第2期
[12]《端“大锅饭”符合道德吗?》,《道德与文明》1985年第02期
[13]《劳动、劳动态度和改革者》,《上海师范大学学报•哲学社会科学版》1985年第4期
[14]《提高人的素质的若干问题探讨》,1989年编入上海伦理学研究会《道德问题论文集》上海社会科学院出版社1989年




联系地址:桂林路100号综合楼805室 电话:64328636    xwmb@shnu.edu.cn
版权:上海师范大学党委宣传部 文明办
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