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旦宅:画艺超群蜚声中外 绚烂至极归于平淡

发布日期: 2014/2/21  作者: wenming admin   浏览次数: 2784   返回


画艺超群蜚声中外 绚烂至极归于平淡
——国画大师刘旦宅传

        刘旦宅(1931—2011 ),原名浑,又名小粟,号海云生,寓知白堂,汉族,浙江温州人。自幼喜好绘画,1941年便在温州举办“十龄童刘小粟画展”,有“神童”之美誉。1951年到上海,任上海人民美术出版社专业画家;1956年被聘为上海中国画院首批画师;1985年调入上海师范大学,历任教授、美术系主任、美术学院名誉院长。现为中国美协会员、上海美协副主席,温州大学兼职教授、上海交通大学美术顾问、杭州西泠书画院画师。曾多次参加国内外重大展览并举办个人画展,主要作品有《曹雪芹生平》(组画)、《琵琶行》、《洛神赋》、《长恨歌》、《九歌图》(组画)等。出版画册《石头记人物画册》、《红楼梦故事图》、《历代诗人画册》、《刘旦宅聊斋百图》、《刘旦宅画集》等,他的作品,为国画艺术建立了一种艺术标准,多为海内外美术馆、博物馆、艺术馆收藏。其中,《红楼梦——金陵十二钗》邮票曾获1981年全国邮票最佳奖,次年,被日本《邮趣》评选为中国邮票第一名。
求学道路同乡扶掖,画艺精进才华横溢

       1931年3月,刘旦宅出生于浙江温州一户贫寒的杂粮店店员家中。他排行老三,乳名叫柏青。六岁时父母不幸相继去世,生活贫困。幸运的是刘旦宅有机会接触艺术,绘画给他的苦涩童年带来了快乐。刘旦宅出生之地温州是一个民间艺术之乡,瓯绣、瓯塑、青田石刻、黄杨木雕等民间工艺久享盛名,刘旦宅的舅父就是一位精于刺绣的老艺人。耳濡目染的艺术熏陶,是他日后步入绘画殿堂的重要启蒙。刘旦宅在回忆这段童年经历
刘旦宅 时说道:“我的童年在苦难中度过,生活灰暗无光。但在回忆的荧光屏幕中,却经常出现一些色彩绚烂、明丽得犹如朝霞的片段,便是小时候用石子代替笔墨画画,没有纸张,有平整的石灰地,很开阔,想画多大就可以画多大,而且还可以画了揩,揩了画。”
        尽管刘旦宅自幼便异乎寻常地喜爱绘画,并显示出卓著的才华,但因为贫穷,迟迟没有踏进学校大门的机会。直到八岁时,偶然被热心的三希小学校长王晓梅先生发现,受到赏识,破格免费上学,并得到他多方的教导和接济。这位校长爱好艺术,在绘画方面有一定造诣。特别值得一提的是他对刘旦宅进行了西式的绘画教育,严格督促年仅八九岁的刘旦宅夜以继日地学习透视、素描、写生等基础知识,勤加练习。刘旦宅浸淫在中国的传统绘画中,是他日后创作的灵感源泉;他及时地受到新式的西方基础绘画教育,则是他思路开阔、形成独特风格的基础。
        这位校长为刘旦宅取了“刘小粟”的名字,并在他十岁时为他筹办了“十龄童刘小粟画展”。这是一次轰动温州的盛事,展出了七八十幅作品,有关公、曹操、宋江、李逵等历史和经典文学作品中的人物形象,有飞禽走兽、花卉静物的写生。尽管这批作品笔法稍显稚嫩,但造型准确优美,构图大胆奇特,画面场景充满了稚气的夸张,如此大量的作品呈现出这个少年不凡的艺术感悟能力。这次展出为刘旦宅赢得了“神童”的美誉。这是他艺术道路上的第一笔,奠定了一个绚烂基调,在他日后起起落落的人生道路上,刘旦宅不时用绘画书写他人生的亮丽。
        画展以后,刘旦宅又有幸得到了徐堇侯老先生的关照。老先生是位名医兼画家,这位老人多才多艺,琴棋书画样样在行。他不但悉心指导刘旦宅的绘画,同时还教他习书法、学治印、读诗词,并毫无保留地让刘旦宅观赏、使用他多年收藏的家珍。刘旦宅第一次接触到如此多的古代画本,他如饥似渴,每天潜心摩习。进入青年时期的刘旦宅,除了绘画技艺之外,更在学养内涵、画理传统上得到提升,更加充实了他的才华。
“有骇形而无损心 有旦宅而无情死”
       1951年,刘旦宅经人推荐来到上海,为“大中国图书局”(上海教育出版社前身之一)绘制书籍插图和教学挂图,同时从事连环画创作。以后五六年是刘旦宅绘画艺术飞跃发展、日臻成熟的重要阶段。在上海,他有机会接触到历代画家的传世珍品,视野更加开阔,并曾师从时在大中国图书局的顾颉刚先生学习古文,文学素养和其他画外之功同步增进。他在博览广采的基础上,匠心独运,逐渐形成了自己的风格,在人才荟萃的上海崭露头角。
        不久,刘旦宅便被吸收加入上海市美协。他的作品《木兰辞画集》、《司马相如与卓文君(年画)》、《屈原(连环画)》先后在上海人民美术出版社出版。1956年,上海筹备成立中国画院,首批入选的包括潘天寿、傅抱石、丰子恺、吴湖帆等国画名师大家。几十位画师平均年龄约为60岁,而刘旦宅当时年仅26岁,成为画院最年轻的一位画师。这年,他完成了《屈原天问图》。
        国庆十周年前夕,刘旦宅应邀赴京为首都新落成的“十大建筑”绘制陈列画。他为中国历史博物馆绘制了《秦始皇帝像》。1962年,刚过而立之年的刘旦宅又应邀为纪念曹雪芹逝世二百周年绘制曹雪芹生平组画,从此结下了他与《红楼梦》的姻缘。
        就在刘旦宅艺术日臻成熟的时候,一场史无前例的大浩劫把他推向了灾难的深渊。在那风雨如磐的岁月里,他先后三次受到过严重冲击,但每次都以惊人的毅力熬过来了,从未放弃他对艺术的执着追求。“文革”初期,由于邓拓同刘旦宅以前有过交往,曾亲笔题诗相赠,刘旦宅被无端扣上了“黑帮分子”的帽子,被抄家、批斗;但他白天遭批斗,晚上照样画画写字。这期间,他完成了4本“经折装”诗抄,在5×9.5厘米幅面的折本上,用蝇头小楷工整地抄录了屈原的《离骚》全文、李白和杜甫的诗45首,并配了工笔画12幅,精妙至极。1970年5月,刘旦宅因讲了几句有关江青的传闻,被打成“现行反革命”,先是隔离审查了一年一个月,后因“态度不好”、“不肯认错”而“升级”,在监狱里待了一年又三个月。这一飞来横祸是他做梦也想不到的,但他并未因此失去自制力。1972年6月,当他在一千多人的大会上被宣布拘留、手铐“锒铛”一声扣下的一刹那,他仍然像往常一样泰然自若。因为他坚信:人民总有一天会为他洗清泼在身上的污水,让他重操画笔的。刘旦宅在狱中终日“习画”,继续养其浩然正气,操练绘画技艺。他将草纸卷成笔状,在地上空画;用专案人员定时送来令他写“坦白交代”的纸笔,勾草图,练书法(他家里至今仍珍藏着这些有特殊纪念意义的“微型”书画)。除了练习书画,一有空闲他就背诵古典诗词,终日与屈原、李白、杜甫等大诗人的作品相伴,他不再感到孤独和寂寞,原本十分漫长的日日夜夜,似乎也不再那么难熬。在被隔离和入狱期间,他创作了《智取威虎山(连环画)和大量微型的寸余作品,如《横空出世》、《桃花源里可耕田》以及屈原、杜甫、李白的诗赋选页。艺术使他在狭小的生存空间感受到了永恒的生命存在!

 中年刘旦宅
        出狱后,刘旦宅面容憔悴,头发已灰白稀疏了,但创作激情丝毫不减。不久,他用工笔淡彩,画出了白居易《琵琶行》中“此时无声胜有声”的诗意画,画出《洛神赋》、《长恨歌》等作品。此时“四人帮”正肆虐横行,他们借批所谓“黑画”,在全国范围内展开了一场对美术工作者的围剿。“四人帮”的爪牙嗅出了“此时无声胜有声”诗意画的“反党”用心,于是刘旦宅又一次受到冲击,与丰子恺、刘海粟、程十发被并列为所谓上海“四大黑画 中年刘旦宅 家”,成为口诛笔伐的靶子。但具有讽刺意味的是,当这些“黑画”被作为“罪证”展出示众时,参观者围在画前不忍离去,他们欣赏着作品的意境,体会着其中的韵味,不少人还摸出小本子偷偷地临摹。
        在“文化大革命”结束之后,1978年,刘旦宅的冤案得到平反。他的艺术生活进入一个辉煌发展的新阶段。1979年,他作为上海市友好代表团的美术界代表赴日本访问,接着,到北京参加第四届全国文学艺术家代表大会。这年,他完成《屈原九歌》册页的创作,在上海举办“刘旦宅画展”,还参加了在香港、日本、美国举办的“中国画展览”。
        进入八十年代,他更迎来创作和荣誉的丰收。1980年,他在新加坡举办个人画展,他的得意作品《石头记人物画》在北京人民美术出版社出版。1982年,他精心绘制的《红楼梦十二金钗》邮票12枚和小型张《读西厢》一枚,荣获全国邮票最佳奖,并被日本的《邮趣》杂志评选为1982年度中国邮票第一名。接着,他又为美国万国集邮公司绘制《红楼梦》首日封。
        《庄子》里有这样两句话:“有骇形而无损心,有旦宅而无情死”,意思是一个人不应该在遭受突然的打击时动摇自己的志向,性灵凝淡,不以哀乐损心,不以生死为累,不斤斤计较个人的得失。刘旦宅很欣赏这两句话,故到上海后便改名为“旦宅”,以为自勉。可以说,这两句话就是他一生的座右铭。
在上海师大的创作和教学

        法国作家纪德曾谈到人生有三大境界:一是骆驼境界,这是忍辱负重、艰苦跋涉的阶段;二是狮子境界,进入人生的拼搏阶段,努力创造业绩;三是婴儿境界,即摈弃了一切个人的恩怨得失,以平静的心情俯视人间的一切。1985年,刘旦宅受聘于上海师范大学美术系任教授。人到中年的刘旦宅正处于创作旺盛的高峰时期。然而经历了几十年的风风雨雨,他早已开始淡泊名利、淡泊人生,似乎已经跨越人生的前两个境界而进入第三种境界。
        作为上海师范大学美术系教授、系主任,刘旦宅每天以创作和教学为业。入校后,他即带领八二级学生以及波兰留学生赴温州地区雁荡山进行写生教学。接着又辅导和教学人体写生,担任波兰留学生工笔人物课和日本留学生山水课的指导以及八二级国画班写生课和构思构图
        刘旦宅在思考中 课,并指导学生毕业创作。他积极为美术学科建设、完善教师队伍出谋划策,曾多次为国画教研室青年教师授课辅导,组织专题讲座等等。

刘旦宅在思考中
        经历了几次人生的波澜,刘旦宅开明豁达,健谈善辩。他的学术观点、艺术见地,独到深刻,通过讨论和出版物的发行,为美术事业的发展做出了贡献。在上世纪末本世纪初,画坛面对滚滚而来的西方艺术洪流因而出现彷徨无措的状态,在如何对待中国绘画正统传统上出现思路的混乱,刘旦宅仍然是每天画画、写字、看书。他坚定地实践着他的传统观。譬如,他的好友有次上门拜访,看到他在繁复勾勒着马的轮廓,正在酝酿构思李白的《天马歌》。画马本是刘旦宅驾轻就熟的看家本领,但这时的他却明确表示,以前他画的是自己心目中的“天马”,而此时他要画李白的“天马”,就是要研究唐代人画的马,他直入中国绘画高深之境——唐宋传统,深入传统来创新,实乃大家风度。他说:“既然能称得上传统,就没有好坏之分。现在把传统和创新对立起来,更是不对的。传统的东西虽然源远流长,但不是遥远的过去,现在新的、好的,将来也就成为传统,就像现在的齐白石、黄宾虹,大家都在学他们,将来也就成为传统了。传统并不是几千年几百年不变的,而是不断有新的融入,逐步积累起来的”;“我们提倡发扬传统,但并不是对传统顶礼膜拜,不是迷信传统。后来又提出对传统要批判地继承,其实是只有批判,没有继承。学习传统,要有增有减。所谓增,就是增加自己的东西;所谓减,就是去掉传统中的不足。以书法而论,宋四家都是学习唐人,但蔡襄就没有学到家,他的书法接近唐,没有形成宋人的风格,学唐代没有增减。而苏东坡就不同了,是最善于学习的人。他的诗学李白,但对李白有批评;他的字学颜真卿,对颜真卿也有批评。越是他佩服的人,他越是有看法,有批评,而不是一味崇拜。大多数人学习前人传统,是处在摹临阶段,有的虽然不是照本摹临,也只不过是把石头树木之类的东西换个位置罢了,没有把自己融入。”这些建立在艺术实践经验基础上,简单朴实却认真得让人不得不反思的见解,使莘莘学子在思想的碰撞中收益良深。
        在端正对于“传统”的看法后,他进一步创造。他大胆地摆出自己的短处,告诉大家认识自己,然后修正,就能创造。他曾经就“创造”的问题说道:“我谈不上有什么创造。我只是不断看出自己的缺点,通过学习弥补自己的不足。我这个人很老实,缺乏想象力,因之我对一些聪明的、有创造性的、想象力丰富的,就特别要学习。”
        上个世纪末,中国画坛关于中国画身陷衰弊之局,以及随之而来的中国画发展方向、中西绘画交流等方面的讨论非常激烈,刘旦宅一直表示感兴趣,但不参与讨论。实际上,他通过自己的绘画实践和一些本真的话语证明了中国画的价值和意义。例如,刘旦宅在与人聊天中曾论及中国画“写实”与“写意”的传统。他大胆地预测了中国画的写意主流趋势:“从绘画的发展历史来看,开头一般讲都是写实的,不过中国的艺术一般都是写意的。西方古代多数是写实的,后来写意的东西越来越多,在西方不叫写意,叫抽象,形成了具体与抽象相对应的两个概念。而中国则是写意和写生(写实)相对应。这两种对应的内涵是不同的。总的来讲,中国写意画占上风。凡是写实的都比较拘谨,艺术性不是太高,如古时画院及宫廷画家。这是为什么?因为中国绘画的艺术特点是从艺术到艺术,它本身就是主观的东西。而在野的画家多是文人气氛较浓,感情的、主观的东西较多,他们作画不是要讨好人家,也不要求画得表面上好看,颜色也不讲究,所以在野的写意画水墨的居多。还有一点,写实的多是专业画家,讲究法度,在画里的功夫很深,画外的功夫较少,他们的画有匠气。而写意画家又多是业余的,绘画修养功夫不是很深,但在别的方面都有很好的修养,他们的画要表现自己的想象力,要表现文人的雅气,要高雅,很有艺术性。从社会发展来看,人的思索空间会越来越宽广,心态会越来越解放,想象力会得到充分的开发,中国画从艺术到艺术的传统也会得到发扬,所以写意画会成为中国绘画的主流。”
        面对中国画衰弊论,有说法认为元以来的“文人画”写意传统消解了中国画,致使明清至今,中国画一代不如一代。刘旦宅挺身而出一针见血地指出,关于衰弊,“如果要找罪魁祸首,那是画家自己。写意是塑造自己的主观感受,潇洒地表达自己,所以写意也就是开心的意思。但画的人只想到表现自己,使自己开心,似乎连绘画的最起码的基本功也不要了,只要把自己的感受画出来就行了。这样只能越画越坏。苏东坡说不求形似,他是大诗人、大文豪、大思想家,各方面的修养非常高,下笔不凡,同一般人不一样。历史上能有几个苏东坡?文同画竹开创了一代新风,是文人画中最成熟的画家,没有学过画、没功力的人是画不出来的。清人郑板桥也是画竹出名的,但他的竹子和文同的竹子不好相比,这里除了基本功之外,还有就是画外的功夫诗词文章,郑板桥虽然也写诗,但多的是打油诗,所以他的画是雅中俗,他画的竹子是雅的,雅当中有一股俗气。而明人唐寅是俗中雅,他画的题材都是俗的,但表现出来都是高雅的,所以他是俗中雅。如今学画的人,既没有画内功夫,又没有画外功夫,都想现炒现卖,走不花力气的捷径。照此下去,捷径就是中国画走向衰落之路。”
        在中西绘画比较的话题上,刘旦宅说道:“中国绘画的特点,是从艺术到艺术;而西方绘画是从艺术到科学,再回到艺术。所以东西方绘画发展趋势不一样。从原始社会用线开始,西方、埃及和东方的彩陶,都是线条,都是用线条来表现客观事物。后来,西方绘画追求逼真,从平面走向立体,不断往科学发展,诸如透视学、解剖学、色彩学,这些都是科学,不是艺术的本身。但这些科学推动了艺术的发展。西方绘画和雕塑、建筑相结合,三位一体,所以西方有不少画家,是雕塑家,又是建筑家。中国是诗书画结合,中国的画家,兼书法家、兼诗人。西方有画家兼诗人的,但没有书法家,因为他们没有书法。建筑和雕塑,是由平面变立体,绘画把色彩和透视相结合,也从平面到立体。而中国艺术呢?
李进校长拜访刘旦宅 
        从平面到平面,最后还是平面,不强调立体。中国山水画强调深远、平远、高远,都是在一个平面上。用中国画的技法画一个圆球,画出来仍然是个平面,效果不好,球面画得像镜子一样。中国人说月亮是一片月,一轮月,没有说一球月的。西方画家画玻璃球,完全是立体,中国画家对透明的东西都不画,不去表现,他们觉得表现出来没有意思。中国的色彩也是固有色,不用外来的色彩,白的就是白的,黑的就是黑的,不去表现环境的颜色对它的影响。这里就引出了一个评论标准问题来。用西方标准看中国画,什么都不行,都是错的。同样,用中国画的标准来看西方油画,也是什么都不行,也都是错的。中国人很大度,从来不用中国画的标准去批评西方油画,相反则用西方的标准来批评中国画,有的画家说要像强盗一样把西方的绘画经验抢来改造中国画,恨不得把中国画纳入西方油画的路上去。我觉得毛病就出在用人家的标准来衡量自己,就自卑起来,认为自己什么都不对。我们应把批评的目光转到中国画自身上来,用中国画的标准来评论中国画,对绘画的发展或许更有利些。”通过这些坐实于美术史事实,将日常经验和绘画实践的经验结合而得来的观点,我们看到刘旦宅在进入人生的平淡境界后,以平和广博的心态面对社会和学术现象,并以之在教学中影响学生。
错彩镂金,出水芙蓉

        作为当代有卓越成就的国画家,刘旦宅画路宽广,题材广泛,风格多变,技艺超群,创作了数以千计雅俗共赏、脍炙人口的优秀作品。所画内容从神话传说、历史故实、人物仕女到山水树石、蔬果花草、鸟兽虫鱼,几乎涉及到所有中国画科,而且无不画得形神兼备、含蓄深厚,形成秀拙相蕴、格调清新雅健的艺术特色。他的山水画多取材于名山大川,然从不拘泥于客观表象,而是因心成景,注重画面形象的完整,突出气质、情思的传达,形神兼胜。花草蔬果多以能象征画家人品或能传达出某种生活色彩的对象为主,形象简洁,画风清雅秀丽,活泼脱俗。鸟兽虫鱼画每每能抓住对象的形神状态及生活特性,艺术处理以水墨为主,突出萧疏淡远的意味。最能代表刘旦宅人物画成就的,主要有仕女和诗人画两大类。他的仕女画偏重于工整秀丽,刻画细腻,设色鲜艳,线型纤细,笔势流畅,充满了“错彩镂金”的绚烂之美。其中《红楼梦》人物画堪称当代第一。1981年11月发行的《红楼梦——金陵十二钗》轰动一时,刘旦宅笔下葬花的黛玉,娥眉紧蹙,凝眸处直叹“天尽头,何处有香丘”;而扑蝶的宝钗,既端庄稳重,又透露出少女的娇美。“十二钗” 尽显中国封建社会末世,出自显赫世家的十二位少女的不同性格与人生哲理。自上世纪50年代初开始,他先后创作过单幅或多幅形式的连环画、年画、月历、册页、邮票、人物故事画册等大量红楼人物画,得到有关专家、行家的高度赞赏。
        刘旦宅的诗人画创作,则偏重于冲和淡远,以笔墨洗炼,突现诗人的精神气质为主要追求。《九歌图》、《历代诗人画册》以及《李白醉酒》、《李白自遣诗图》、《东坡听雨》、《东坡问月图》……这些旨在勾画李白、苏东坡等不同生活侧面的系列绘画,无不挥洒自如,浑然天成,“寄至味于淡泊”,使人在审美享受的同时,深受哲理的启迪。除绘画外,刘旦宅还擅长书法。他的书法取历代名家所长,真、草、行、隶皆能,书体方峻遒劲,朴拙凝重。又因爱好诗词,每每以诗入画,或在画上题诗作文,使诗书画相得益彰,书卷气十足。
        刘旦宅画作神清、骨秀、质妍、味淡、境灵,既大气磅礴、气韵深沉,又冲和淡雅、精细入微,因其山水、花鸟、人物皆精,被已故国画大师陆俨少先生誉为全能画家。在他晚年,声誉日隆,在海内外均有重大的影响。他曾先后在国内十几个城市及日本、香港、新加坡、台湾、美国等地举办个人画展,上海、北京、香港、台湾出版了他的多种画册。不过,刘旦宅并不满足,他说:“要使今日之旦宅非昨日之旦宅,使今日之笔墨非昨日之笔墨。”他孜孜不倦地实践自己的艺术信念,寻求不断发展自己艺术的契机。可惜,就在我们《名师列传》编辑委员会为他的传记定稿时,传来噩耗:2011年3月2日,刘旦宅因病逝世,这天是他八十诞辰的次日。《文汇报》在3月3日的文化新闻版以半版篇幅报道并加上显著大标题:“他有三个未尽心愿”,这三个未尽心愿:“一是上海至今仍没有世界级的美术学院,二是心心念念想要建起的上海国画研究院近些年来始终进展不大,三是作为中华艺术精华之精华的书法尚无与之匹配的理论研究”,刘旦宅的思考和他的未尽心愿充分地表现出他这位真正的艺术家的高尚情操与宏大的胸怀。他把他的一生都贡献给了艺术,都贡献给了他毕生浸润其中的中华传统书画艺术,他的作品和他的思想是他留在世间的宝贵财富。

        编写组:陈妙根、万庆华、黄乐,执笔:黄乐

附表一、生平简历年表

1931年3月1日 生于浙江省温州
1939年9月—1944年7月 温州三希小学学习
1941年 三希小学校长王晓梅在温州为他举办“十龄童画展”
1945年9月—1946年7月 温州中学学习
1946年8月—1948年8月 拜温州徐菫侯先生为师,临摹历代名画
1949年9月—1951年7月 温州西湖小学教员
1951年9月—1955年 在上海大中国图书局从事绘画
1955年—1972年 上海教育出版社绘画创作人员
1956— 兼上海中国画院画师
1959年 赴北京为建国十周年绘制历史陈列画
1962年 赴北京为纪念曹雪芹逝世二百周年展览会绘制
曹雪芹生平组画
1972年——1985年 上海人民美术出版社绘画创作
1979年 作为上海市友好代表团的画家代表赴日本访问
赴北京参加全国第四届文代会
在上海举办个人画展
1980年 在新加坡举办个人画展
1981年 绘制《红楼梦——金陵十二钗》邮票十二枚 中国最佳特种邮票奖,
日本“邮趣”评选为中国邮票年度第一名
1984年 在福州与陆俨少举办国画联展,
在杭州浙江美术学院举办个人画展
1985年 调入上海师范大学,历任教授、美术系主任、美术
学院名誉院长,
受聘上海交通大学美术顾问, 受聘温州大学兼职
教授,
访问日本,在石卷市举办个人画展,所得20万人民币捐献给温州大学,
获“中国体育美术展览”荣誉奖
1988年 在香港举办个人画展 ,作《屈子招魂图册》
1990年 在台北举办个人画展
1991年 捐资建成温州大学“温故楼”,出席落成典礼
1992年 参加“海峡两岸当代水墨绘画联展”,与谢稚柳应邀访台,开始享受国务院颁发的政府特殊津贴
1994年 与谢稚柳、陈佩秋应邀访台
1995年 应台湾中央大学、中正大学邀请赴台讲学
1996年 应意中友协、法中友协、海德堡大学、阿姆斯特丹艺术学院邀请,赴欧巡回展览并讲学
1998年 在上海举办“刘旦宅刘天暐书画联展”
2009年 为上海师范大学校庆55周年创作《李杜论文图》
2011年3月2日 因病逝世

附表二、作品编年目录

1954年 《木兰辞画集》,上海人民美术出版社
《司马相如与卓文君》四屏条年画,上海人民美术出版社
1955年 《屈原》连环画,上海人民美术出版社
1979年 绘成《屈原九歌》册页
1980年 《石头记人物画》,北京人民美术出版社
1981年 《李时珍》连环画,上海人民美术出版社
1983年 《诗人画册》,北京人民美术出版社
《破釜沉舟》连环画,上海人民美术出版社
《红楼梦》插图24幅 ,人民文学出版社
1985年 《刘旦宅聊斋百图》,天津新蕾出版社
参加拍摄《画苑掇英》(《人物篇》) 上海科教电影制片厂

1986年 绘作《东坡屐笠图》、《荆浩洪谷图》、《文同筼筜谷图》、《王冕九里山图》
《唐代仕女图》12幅, 外文图出公司
《虎》6幅 , 科技文献出版社
《刘旦宅画东坡词意》12幅, 香港广海集团
《红楼八美图》8幅, 湖南人民出版社
《红楼人物图》4幅, 上海朵云轩
《刘旦宅诗画》12幅, 上海人民美术出版社
1987年 《刘旦宅连环画选集》, 上海人民美术出版社
1988年 《刘旦宅画集》, 香港博雅艺术公司
《刘旦宅画集》, 上海人民美术出版社
1989年 《刘旦宅画集》, 台湾皇冠出版社
1994年 作《红楼梦十二金钗图》四联画
1995年 作《竹林七贤》长卷、《观沧海》三幅
1996年 作《瀹茗联吟图》、《东坡梦诗饮茶图》、《瑶池舞》
《刘旦宅书画集》, 上海书画出版社
《刘旦宅画集》, 香港博雅艺术公司
《刘旦宅茶经图集》, 台湾太平洋文化基金会
1997年 《刘旦宅》——中国150位巨匠 台湾锦绣出版公司
《刘旦宅》——当代名家中国画全集50卷之一 苏州古吴轩出版社
1999年 《对比艺术》, 上海教育出版社
2009年 作《李杜论文图》




联系地址:桂林路100号综合楼805室 电话:64328636    xwmb@shnu.edu.cn
版权:上海师范大学党委宣传部 文明办
登录